安然jk

[K/礼猿] 归程 (摆渡人paro) 章一

鳉鱼漆_:

归程


※背景设定参考《摆渡人》
※平行世界
※大写的OOC,HE


Chapter 1


伏见在控制着阻挡青之王的大门打开时就猜到自己恐怕不能活着回去了。当他看到门外身后挥舞着镰刀的五条须久那正用势在必得的眼神挑衅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预感恐怕要成真了:他和美咲在学园岛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敌须久那,虽然当时二人心有芥蒂因此配合不当的因素要被考虑在内,但是连续忙碌了数天试图入侵绿之氏族的控制系统的伏见此时的身体状况也不容他对自己的处境估计的更乐观一些。但伏见仍然偷偷的攥住了藏在衣服内面的小刀,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知道不能回去是一回事,但是自己想不想回去有事另一回事。伏见一边谨慎的观察须久那一边伺机寻找打破僵局的机会,如果能多拖一会儿等到救援前来就好了,他想,不过现在的自己已是背叛Scepter4的叛徒,就算有多余的人手自己获救的可能性也不大……


“你竟然还有空去想别的什么!”然而须久那的一刀横扫打断了伏见的思路,他几乎是有些狼狈的后退一步才躲开刀风,绿色的光芒划过眼前几乎有些刺目。“我早就跟流说过叛徒不可信,但是流那么大度的给予了你信任,你竟然又背叛了他!”就像是被分走了大人注意力而闹别扭的小孩一样,须久那怒视着伏见,手中的镰刀更是随着指责的话语挥舞的越发伶俐。


伏见不得已用小刀勉强挡住了一击,完成这项任务的小刀却在下一秒从伏见的手里脱出,下一刀却又立刻呼啸着朝伏见袭来,伏见只能蹲下身子暂时先尽力躲过这一刀,可是心里已经十分清楚自己已经被须久那逼到了绝境,他已无处可躲。下一刀也确实验证了伏见的猜想,竖着向他的面门袭来,两枚小刀根本不够卸掉须久那的劲力就被震脱伏见的双手,“唰”,镰刀的刀刃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旁边,而五条须久那此刻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失败者。


不,不是仿佛,伏见推了推因为刚刚一番打斗下滑的眼镜,眯了眯眼睛,自己就是失败者,一个已经没有任何用处的失败者。但他还是笑了,笑声里颇有些轻松和挑衅的意味,“我本来就是叛徒,倒是你在期待些什么?效忠绿之王比水流?”伏见偏过头哈了一声,“这种王与氏族的游戏我已经玩够了。”


“你?!”须久那果然被自己说出的话语激怒了,“不许你这么说流!”他的镰刀离伏见的脖子又近了一些,此刻已经刺破了皮肤,献血顺着刀面一滴滴的滴在地上。“要杀了我吗?”伏见有些懒洋洋的问,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还没等到救援,可能自己真的要终结在这了。他想到了因为自己叛变而导致的工作交接问题,想到了室长更换了没多久的眼镜,想到了副长的红豆泥,却隐约听见了熟悉的叫声在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美咲……”他有些惊讶的低呼出来,心中想回去,回到椿门屯所的想法又控制不住的冒了出来。须久那有些慌张的回头,知道救援已经来了自己不能再拖,咬了咬牙大声叫到“去死吧!”然后重新挥动起镰刀重重的扎向伏见的腹部。


“猴子!”伏见看到了美咲终于找到自己却发现还是迟了一步时惊讶和难以置信到以至于五官有些扭曲的脸,突然有些庆幸这小鬼没用镰刀砍下他的头。他躺在地上,视线慢慢从看向门口上移,天花板的纹样慢慢模糊,美咲愤怒的吼声也仿佛像隔了一层玻璃一样越来越模糊不清。我大概是要死了,伏见想,不用参加自己麻烦的葬礼真是好啊,不过可能日高秋山包括美咲他们要难过了吧,道明寺很有可能哭出来也说不定,还有室长……啊啊,明明有很多麻烦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点不愿意去死了,伏见模模糊糊的想着,视野里的景物终于还是一点点的消失了。


伏见猿比古已经死了。


伏见从地上坐起来的时候无比确认这一点,他清楚的记得镰刀逐渐穿透自己血肉的声音和感觉,和自己用剑穿透违法的斯特林时一模一样。可是现在自己却又恢复了自我行动能力,摸了摸腹部,就连伤口都不见了,饶是冷静聪明如伏见都不太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门口打斗的须久那和美咲都不见了,只有地下还留有一摊可疑的血迹,但伏见知道那是他自己的。


“我现在是……灵魂?”伏见有些不确定的握了握拳,又掏出终端试图操作,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总之先离开这个建筑……”他开始向建筑外移动。


建筑的地图早就烂熟于心,伏见没费多大功夫就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他半个多月以来生活的地方。双脚踏上地面的瞬间许久不见阳光另他不禁抬起胳膊挡了一下,却立刻发现不远的前方围着一群人。人群中有穿着制服的同僚也有昔日吠舞罗的同伴,大家脸上是掩不住的悲伤。伏见走进了些,发现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是自己的尸体。美咲哭的很伤心,副长也在偷偷的擦眼泪,就连室长脸上总是挂着的沉着的表情也不见了踪影,有的只是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的迷茫。


伏见站在不远处看着人群,突然产生了一种围观哑剧一般的置身事外的奇怪的隔离感。大家都在为他死亡而悲伤,可他自己却知道自己还在这里。


“嗯,看来伏见君是不用我做过多的解释就已经能了解自己已经死亡了这回事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伏见耳边响起。有些日子没听到的声音吐出的话语此刻不啻于在伏见耳边炸开,他立刻后退了三四步,才看清刚刚说话的人。


是宗像礼司。


伏见有些惊讶甚至是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惯有的好整以暇表情的室长,又侧头看了看那个在人群中显得悲伤的有些像人类一样的室长,颤抖着嘴唇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


像是欣赏够了他此刻的表现,伏见面前的这个宗像推了推眼镜,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了伏见熟悉的微笑,“那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你的灵魂摆渡人,你可以像平时一样叫我室长,”眼前的宗像顿了顿,带点促狭的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要是想称呼我为礼司我也没有任何意见。请伏见君选一个自己习惯的称呼吧。”


“……我还是称呼您为室长吧。”伏见沉默了半天终于咽下了关于礼司到底是什么鬼称呼自己往日和室长的关系好像并没有那么亲近的吐槽,说出了一句不那么失礼的话。对面的宗像看起来有些失望,不过伏见接下来的问题让他很快收起了这幅表情,“那么室长,请问您自称摆渡人是什么意思?”


宗像点了点头,像是肯定伏见终于抓住了重点,却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提了个建议,“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走了,虽然考虑到伏见君不像普通人一样,体能也要更加好一些,但是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我觉得我们的时间并没有充裕到允许我们此刻站在这里毫无紧迫感的对话。”他率先转过了身,向着在伏见看来一个想到随便的方向走去,“那么伏见君,请跟上,你的旅途要开始了。”


伏见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看起来无论是哪个宗像都具有一样惹人烦的特质,但是他还是立刻跟上了宗像的脚步,毕竟此刻他是唯一能看见自己,并且似乎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的人。


眼前的宗像对伏见这番举动非常满意。他稍稍侧过头,发现伏见仍遵循活着的时候的习惯,与自己三步左右的距离缀在身后。“伏见君,”他又继续正视前方,“请与我并排同行。要是接下来的旅程要以一前一后行走的方式完成我可是要头痛的。”伏见想着要是并排行走我才是要头痛的,却也只是咂了一下嘴就加快步伐缩小了这三步的距离。


“真是听话呢,伏见君。”宗像顿了顿,感觉到伏见如果再不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就会停下脚步,“那么关于摆渡人的问题就由我来说明吧。”


“伏见君已经明确知道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那么想必已经猜到了现在的你是灵魂状态。刚刚你在绿之氏族据点的门口看到的是人死后可以短暂看到的自己周身发生的事情。而我们此刻走的这条路,是通往荒原路。”


“荒原?”伏见听到这个词之后忍不住打断宗像的话发出来提问。“是的,荒原。”宗像很耐心的肯定了伏见的疑问,“每个灵魂在到达他们应该去往的地方之前都要穿越一片荒原,而我则是负责将灵魂引导向他们该去的地方的引路人,也就是灵魂摆渡人。”


这个解释听起来比自己和美咲中二时期会看的轻小说设定还要夸张,伏见想,“那么灵魂应该去什么地方?”宗像摇了摇头,语气似乎有些遗憾,“我不知道。作为摆渡人,我的工作就是送你们安全穿过荒原,当你们越过荒原与你们应该去往地方的分界线时,你会身处何处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说完宗像的脚步就停下了。他转过身,面对伏见站定,微微侧身一只手示意指向自己的身后,“欢迎来到荒原,”他说,“伏见君内心的镜像。”


TBC.


————————————————————


从12月底就开始嚷嚷着要割腿肉要复健结果竟然到今天我才割下第一刀……我的效率简直感人【福尔摩斯擦泪.jpg】


几年不码字几乎忘了自己是个写手……懒癌真可怕x


自己产的粮果然怎么看都不美味嘤嘤嘤我还是喜欢吃各位太太的粮,请投喂我,啊——【张大嘴】


这文不虐最后目测还是个HE,各位看到我家伏西米开头就跪了的看官还请放心,好歹是复健第一篇怎么样也要充♂满♂爱♂意。

评论

热度(37)

  1. 安然jk鳉鱼漆_ 转载了此文字